阿根廷累计病例1715例 将建大型临时医院收治轻症


2020年4月6日0-24时,江西省无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。截至4月6日24时,全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,其中出院病例1例,住院病例1例。现有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例,正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和治疗。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中国的医疗专家、援非医疗队、中资企业通过多种方式和非洲国家合作抗击疫情,践行“中非命运共同体”。

多重矛盾,这为稳定当地的社会治安和打击恐怖主义活动也带来也更大的挑战。

粮食方面:乌干达向困难人群免费发放粮食,把粮食送达居民家中。南苏丹等国也申请了粮农组织的救助粮食。

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蔓延至非洲52个国家,仅剩科摩罗、莱索托两个国家暂未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整个非洲大陆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一万例。在非洲,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主要是:南非、阿尔及利亚、埃及、摩洛哥、喀麦隆、突尼斯,确诊病例都超过了500例。截至4月6日,南非的确诊病例达到了1686例,埃及的确诊病例达到了1322例,肯尼亚的确诊病例达到172例。 但是也有专家表示,由于检测能力等原因,非洲的实际感染数字被大大低估。

最近,非洲多国大幅下调了经济增长预期。有数据显示,肯尼亚经济增长率从此前预期的6.2%大幅降至3.4%;加纳经济增长率从此前预测的6.8%降至5%,不排除进一步降至2.5%。

一些非洲国家常年依靠援助,但是这些援助大多针对特定疾病,比如艾滋病、埃博拉。很多国家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卫生体系。随着确诊病例的增加,即使在东非相对发达的肯尼亚,当地卫生部门也发布消息,希望民众做好长期对抗疫情的准备。一些非洲国家甚至没有重症病房,还有一些国家刚刚建立自己的隔离中心。

首先是非洲薄弱的医疗卫生体系。

由于防控疫情的需要,多个国家采取了居家令、旅行禁令等措施,这些应对疫情的举措,也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非洲的航空业、服务业、农业、鲜花出口、原油出口等。另外,疫情也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,南非、尼日利亚、阿尔及利亚、埃及和安哥拉等国将面临更大财政压力。

非洲低收入人群较多,这些人大多住在贫民窟。在东非最大的贫民窟——基贝拉贫民窟,生活着几十万人,人口密度之大,保持社交距离基本没有可能性。一些人用水、吃饭都是问题,平时去医院也是一种奢侈。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检测就没有确诊病例数量的新增。